热门景点:石林大理三塔蝴蝶泉丽江古城玉龙雪山虎跳峡普达措梅里雪山雨崩村泸沽湖野象谷 首页 设置首页 首页收藏
网站公告:云南旅游报团促销活动开始了,更多实惠等你拿,提前报团,优惠多多!!!欢迎光临云南开心旅游网,请来电咨询400-660-7181
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地点:  类型:  旅游游记  时间:2009/2/28 18:21:46
       在一个细雨纷飞的季节,我回到了这里,已经过了许多的时候,能让我感到痛苦或快乐的前尘往事真真正正的化作一抹云烟,飘荡在苍山的山颠上,离我似近似远。只有一朵“望夫云”依然还在悲伤地在洱海苍山之间徘徊,轻声问广阔的大地:“他回来了没有?为什么不回来?”。而我却清楚的知道,即使押不卢花(蒙语中起死回生草名。) 重现世上,即使你在春夏之交掀开洱海的水找到他的躯壳,他的魂也不会回来,因为他已经降落凡尘,世世代代地为娶妻生子,为生活奔波忙碌,甘心做一个凡间的男人,不想再去激起那些惊涛骇浪,年月的逝去,喝了无数碗的孟婆汤,他哪还能记得你容颜的模样?

我看到了它们,是雯姑和霞郎变成的,它们只想哀悼前生无奈失去的爱情,祝福今生的所见到一切有幸成双的眷侣。所以才决定日复一日在这里飞舞,和子孙和朋友一起飞舞。但今天,嘻闹的游人陆陆续续的来自四面八方,走向被栏杆和门票封锁的泉边,闪烁着寒光的相机不停的骚扰着它们以为宁静,曾经也是宁静的家园,它们只有选择离开,也许是永远的离开,留下一颗孤孤单单的树,颤抖着枝叶,看着自以为是的游人,购买它们子孙和朋友的标本,挤眉弄眼的饰演着“大鹏”和“金花”。最后一只白色的蝴蝶经过我的袖边,我在思量着它的去向时,它向我告别说:“蝴蝶是自由的。”我懂:只有栏杆和门票外的天空,才是它们生活的世外桃源。

走到城里,看到一位发色发黄的丫头,左手拿着饵块,右手拿着烤白玉米,没有时间也顾不着“管理”因松跨散落在脸上的细发,满嘴泛着油光,拖着已经掉线的鞋,走在一条石板街上。她疲惫的脸向上仰着,正在告诉几位类似达官贵人的物体:“这是大理的古城,晚上你们可以到洋人街去泡酒吧。”洋人街?很陌生的名字,不过,岁月可以让河山改变颜色,我祖先和我走过的街早已消失了他们的脚印,改成什么名字,又有什么关系。泡吧?哦?我不解地看着这一条短短的街,习习的细雨从四面八方飘落在城里的每一个角落,似乎要惊走慢慢降落的暮色。街上的灯已经陆陆续续亮起,或明或暗的灯光不经意的印在被雨润湿的石板上,显得支离破碎,斑斑驳驳,一间间的店铺在夜里显得比白天还要热闹,酒吧?也就是喝酒的地方吧,很高兴这地方不但有国人,还有来自四面八方的异族人和胡人呢,他们似乎很享受这一个雨季。

丫头离开了那些物体,孤单地走在路上,在一家很小的店里坐下,忽然我想和她聊一下,我选择坐在她的面前,她愣了一下,笑着说:“你好!”“你好!”我回答她。她笑着又问:“你要是不能喝酒,可以喝咖啡和可乐的。”我知道我的穿着令她有一点吃惊。

我要了她说的可乐,不喝,问她:“很喜欢大理吗?”

她的眼睛看了看前方,回答我:“是的,是我最喜欢的地方。”

“为什么”?

“可以在田埂上散步,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稻田,在田边可以触摸到洱海的水,可以看到渔家的满载船舱时的笑脸,可以看到夕阳西下的时候闪闪的金光,可以看到苍山的倒影,也可以享受骑马上山是吹过来的风。”

“别的地方没有吗?”

“我的家乡就没有了,那一些农田都变成了工厂,那些水是黄色的没有生气,那些山已经逐渐减少,树找不到它们生存的地方。”她的脸带着苦笑。

“只因这些?就可以喜欢上一个地方?”

“当然,还有这里风花雪月的传说,最主要的是一位金先生所说的故事。”

“我明白了”我真的明白了!我略略指导,金先生据说是从来没有到过这里,却为这里写下了一个故事,那一个很少人不知道的故事。“你相信这个故事是真的吗?”我问。

她奇怪的看着我:“为什么我不能相信它是真的,风花雪月不就是一个传奇吗?故事也许就是一种延续。至于有没有这些人物,这些人物有没有做过那些事,又能怎么样呢?”

又能怎么样呢?不能怎么样,走的走,来的来,生与死的轮回在时间的上无非是短短的瞬间。

很多的名词从丫头的嘴边说出来的时候,我都感到陌生,太久没接触到故乡了。黄毛丫头站了起来,笑着说:“我来了很多次了,有兴趣和我一道走走嘛,为你导游,不收小费”。我难以抵挡她的略有风霜的脸,回忆起来,我好像曾经见过这样一张脸,却已经怎么都回忆不起她的名字,正如我怎样都不能完整地回忆起“洋人街”的旧颜。

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跟着她走,我难得出来一次,居然会跟着她走,城楼,石街,断瓦,新房,酒吧,灯光,听她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起金先生书中的片断。。。。。。在她的牵引和讲解下逐渐清晰,故事在喧嚣浮躁中幕幕呈现,我们就这样来回的走,直至我们的腿已经很累,直至我碰到她在寒风中逐渐冰凉的手,直到天边的黑色将要退去。。。。。。

她很遗憾的对我说:“我要回宾馆了,今天还要出发。”她伸出她的手,握住我的手说:“很高兴认识你,有缘的话,日后大理见。”我不知想起什么,问她:“金先生的书还说过什么?”她爽朗地笑:“还有我喜欢其中的一首词:水是眼波横, 山是眉峰聚, 欲问行人去哪边? 眉眼盈盈处。酒罢问君三语, 为谁开,茶花满路。 ”旋而,她叹道:“这里究竟是看不到段誉所种所说的茶花了。”突然她问:“我怎么称呼你?”

我缓缓放下她的手说道:“我的名字叫段正严,再见了!”说罢疾步向前方走去,时间不多,我要回到我来的地方。没有回头,也不能回头,但可以感到一双清亮的眼睛目送着我消失的背影。

我的身躯在晨曦还没出现的时候飘起,开始透明起来,隐没的一刻,我抚摸着锃亮的头颅,突然很想跑回去对她重新说:我的名字叫段正严,又名段和誉,真真正正的段正淳之子,与段延庆无任何关系,我的伯父段正明是被善阐侯高升泰以“天变”为名被迫退位为僧的,高升泰称帝后,国号曾为“大中国”,两年后,把王位还回我伯父的弟弟,也就是我的父亲段正淳,但高家独掌大权,段氏王朝有名无实。我家族的男人最后几乎全部出家为僧,包括我在内。我没有叫阿朱,阿紫的妹妹,我爱上的女人没有王语嫣,没有钟灵,更没有木婉清。。。。。。可能只有少年时候,在洱海边所遇的一位左手拿着饵块,右手拿着烤白玉米,笑声爽朗的黄毛丫头至今还在寂寥的时候偶尔出现。

云南昆明旅游网 联 系  人:廖先生 黄先生 客服电话:0871-3528638 3571100 传真:0871-3571100 3528638   联系手机: 13888200106
E - mail:366289028@qq.com  Q Q:366289028 244799766  地址:昆明市永平路8号康辉通怡旅游大厦4楼433室  邮编:650011
版权所有:昆明旅游网|技术支持:云南专业旅游网站制作中心
网站备案:滇ICP备09009398号